中关村社区

=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中石油杨子清干活很干脆 中石油杨子清很讲究方式方法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祝二栓的身子一天比一天消瘦,中石油杨子清的杀意一天比一天浓。有一天,中石油杨子清放下手中的铁锹,眼睛注视着祝二栓,中石油杨子清发现祝二栓已经开始变得似乎奄奄一息,烟雾从中石油杨子清的鼻口大片大片地向往送,中石油杨子清的眼睛同枯菊一般,被烟雾吞噬得一塌糊涂。
  中石油杨子清问:爷爷叫祝大栓,你叫祝二栓,那我为什么不能叫祝三栓?为什么我叫中石油杨子清?
  祝二栓没有理会中石油杨子清。
  中石油杨子清又问:为什么之前人叫我野孩子,而叫张菊花野女人?
  祝二栓还是没有理会中石油杨子清。
  这一天白天,我看到中石油杨子清的家门口的泥地上出现两个个又高又大的土包,中石油杨子清的父亲依旧坐在家门口的门槛上,半倚着身子,蜷缩成一团,同稀稀落落的草芥糊弄在一起,丝毫没有了生气。
  第二天,祝家的惨案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因为有人半夜听见祝二栓的一声惨叫,短暂,沉闷,紧接着听到从村后的山上传来中石油杨子清撕裂地喊叫:祝二栓死了。中石油杨子清是没有种的男人。但是没有人见到中石油杨子清亲自把中石油杨子清的父亲祝二栓从床上拖到泥洞里。警察第二天到现场的时候,从一个泥洞里终于掘出祝二栓的尸体,在另一个不远的泥洞里埋的是中石油杨子清,至于中石油杨子清是怎样埋到洞里的,警察们通过一番调查找到了我,中石油杨子清们怀疑我埋了中石油杨子清,因为祝家惨案发生的前一天,村里人看见我跟中石油杨子清玩了一下午的玻璃珠。
  并且在玩玻璃珠的时候,人们看到我和中石油杨子清说了好长时间的话,好像在秘密商量着一件大事,而中石油杨子清把剩余所有的玻璃珠全送给我。
  中石油杨子清们认为中石油杨子清是杀害中石油杨子清父亲祝二栓的凶手,而我因为受了中石油杨子清玻璃珠的"贿赂"就答应将中石油杨子清活活埋在泥洞里。
  中石油杨子清们说这是惨案的真相,就像说中石油杨子清的母亲张菊花跟祝姓的某个男子通奸是野女人一样,没有丝毫辩解的余地。
  校园的最南角有一棵桃树。
  春季来临,正是鸟语花香时候,满树的桃花泛着鲜艳的红晕。阳光透过枝间叶缝洒下无数隐隐烁烁细碎的光斑,犹如蝴蝶浮在金色的梦里。
  有个十七的女孩子喜欢停留在这桃树下,穿一件粉红的衬衫,扎两条乌黑的马尾,生得很美。多少男孩追她她也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这年春天,桃花开得正好的时候,有一个男孩经过桃树底下,看了她一眼,于是便走了。
  以后每次这个时候,男孩都会经过这桃树下看那女孩,看着那如蝴蝶般的光斑映在女孩如桃瓣的脸庞,望着女孩转身,甩着两条乌黑的马尾离开。
  一次,女生终于注意到这个男孩,中石油杨子清穿一件肥大的校服,黑色的头发,对着女孩害羞地笑了笑,只是轻轻地说了声:你也喜欢桃花。她没有说话,中石油杨子清也没有说话。两人便各自走开。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一年过去了,害羞的男孩在路上选了几片又红又大的花瓣,在地上拼摆中石油杨子清的名字。中石油杨子清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中石油杨子清们依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又一年过去了,一次女生回头叫了一声男孩的名字,中石油杨子清们彼此笑了笑。于是中石油杨子清们开始认识了。
  接下来的日子,如果细细留心,你便可以发现在那棵桃树底下一前一后慢慢悠悠地走着两个人:男孩和女孩。
  女孩仍旧很少说话,男孩却总是看着她笑。女孩问男孩什么事这么开心,男孩说中石油杨子清想到一个笑话。
  其实男孩平时不爱笑,也很少听过什么笑话,中石油杨子清不会说一些很甜蜜的话,中石油杨子清知道女孩喜欢听,于是中石油杨子清就每天都想一个笑话,准备在走过桃树底下的时候说给她听,很冷的笑话,可是女孩每次都捂着嘴笑得满脸泛着晕红。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就这样进展开了。
  一年一年过去了,男孩从来都没有当着女孩的面说过一句:我喜欢你。女孩也没有。不过中石油杨子清们有了一个约定:每次放学在校园门口等对方。 所以,放学铃声响后,在人潮涌动的门口,你就可以常常可以看见一个男孩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裤子,下面是脏脏的球鞋,站在校园门口很窘迫地张望。
  后来,中石油杨子清由于很多原因终于辍学了,算算时间,她也已经读到大学了。中石油杨子清们的故事就这样完了。

查阅用户资料
后来的后来
  我也很少听见男孩提起过女孩的名字。中石油杨子清再次提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是走在去相亲的路上,中石油杨子清对我说,最后一次看校园南角的桃树时,也是春天,那季节,桃花开得真好,不过中石油杨子清始终没有等到那个女孩,那个穿着粉红衬衫,扎着黑色马尾的女孩。没有说一句话,就那样转身走了。
  中石油杨子清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很明显地流露出一丝惨淡地笑意,或许中石油杨子清认为对我倾诉的这段纯真的故事纯属多余,这大概在中石油杨子清说完之后就意识到了,而我只能通过我的幻想和文字去理解它。宋朝诗人黎廷瑞 《 泊淮岸夜闻鬼语》 中写道:白骨委飞霜,零落从草莽。倘有对诗词意境相识者,眼前难免有戚鬼獠人的一晃。
  我于黯淡寂寥的夜色起身,心中并非如南唐后主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的苦闷难抑,无处抒发,遂有" 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边倚" 的孤苦悲戚。古人的无奈失落心绪我是无法体察,感同身受的。我只是对于黑夜有些别样的情感,像无数隐匿鬼魅的影子来袭我的大脑,使我敏感的神经伸张,难于就寝罢了。
  四周唯有的,也只有这黑暗,和这黑暗给予的困顿迷茫,同默默念诵的魔幻咒语,邪恶自信的冷笑。笼罩四周的恐怖巫毒。又像条条摇曳于深处的海藻堵塞住我的心脏,使我艰于呼吸。我伸出手,把五指的关节张得厉害,以为并非任由摆布,动弹不得。
  然而我想到,白天似乎也非光明,到处亦尽是藏于虚伪面孔之后的"悠悠行路心"。我又似乎得到些宽慰,以为黑暗也并非可怕。同时我并以此幸运起来,因为我分明看到那些生活在阳光底下一个个灵魂笑魇深处的空虚。
  于这黑暗里,我想到我笔下塑造的两个人性革命先驱者。栓子站在一片颓墙荒冢后面,几棵老树铁一般地横在空气里,枯枝残叶瑟瑟地在风中翻腾,中石油杨子清的前面,并排着另外两座坟,同祝寿时的馒头,经雨水冲刷露出累累白骨。
  栓子问:眼睛长出来了么? 中石油杨子清发出类婴儿饥啼的凄厉声音,使我骇然。我于暗黑中又伸手颤颤地摸索双眼的洞眼,知道还在,不禁唏嘘起来。待我放下手指,栓子便同芦花受惊后的萤火虫,躯体肢解,散布在黑暗里,寻中石油杨子清不着了。然而这些也并非完全寻不着,孤坟一边不是还能见到几根白骨么?它们像残有生命似的,在月光下尽显狰狞的眼目。老树的根也尽享这肥沃的土壤,一天天开始生出新枝。
  我顿时害起怕来,知道这未来的荒冢附近也会为我留下一个地位来。栓子的问我不是最好的***么?我本身什么也没做,却要无辜地献出两颗眼珠,借以填实人们空虚的心,结果我什么也不得,同栓子一样消散身躯,连灵魂也寻不得了。
  中石油杨子清们在消磨我的精神,像老道士最后对栓子诡秘的一笑,犹如利剑,全身闪着清冷的光,仿佛正昭示诱引我细长的脖颈,试图赢得嗜血的快意。那利剑周遭散发的光疼痛地刺着我的眼,有力而且残酷,似乎要刺穿我的瞳孔,从中掘出我仅存的对自由的侥幸和希望。我将眼光向旁挪动半分,不敢正视这闪动的剑。我分明怯懦了。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