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社区

=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谁摆渡了你的灵魂 你又摆渡了谁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谁摆渡了你的灵魂 你又摆渡了谁 于 周二 一月 03, 2017 10:54 am


佛说人生有八苦,“求不得”是其中一种,“求不得”放在世间男女身上,可以演变成无数种版本。幸福总是那么雷同,而不幸,却可以千千万万种。
此刻,妮娜坐在上海周浦绿地缤纷广场的Liefland莉夫兰巧克力店里,她喝了一口热巧克力,纤瘦的食指在桌子上轻轻地划着圈,甜蜜又忧伤的眼睛时不时向窗外望去,好像在等人。可是只有妮娜自己知道,这个人,她应该永远等不到了。
故事发生在几个月前,妮娜从比利时的布鲁塞尔飞往上海。在布鲁塞尔待了整整五年,她辞掉了人民日报驻比利时记者的工作,决定回国。她只带了一个包,所有的一切都留在了身后的布鲁塞尔,这个让人心碎的城市。
她拿着登机牌找到了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布鲁塞尔美丽的天空,想起了自己的男友,鼻子泛酸。在2014年5月,法国籍恐/怖分子在布鲁塞尔的犹太人博物馆里开抢,杀害了4人,警察在情报汇报上的拖沓致使这名藏匿在莫伦贝克的凶手成功逃脱,而遇害人中就有一位是妮娜的男友。自己身为记者,却什么都做不了。妮娜就这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布鲁塞尔生活了两年多,而在国内,父母已去,等待着她的是手足们争夺家产的六亲不认。
想到这里,性格坚毅的妮娜已经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刻意压制住失控的情绪,但是眼泪还是簌簌地往下淌,这两年所有的委屈和思念排山倒海般喷涌而出。这时身旁有人递来一包纸巾,用略带港腔的普通话说道“还好么?”,声音很好听。妮娜接过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飞机起飞不久就开始颠簸,虽然已经无数次搭乘飞机,但是由于伤心过度,妮娜开始出现严重的耳鸣,呼吸急促。在一次大幅度颠簸后,她在慌乱中抓住了身旁的一只手,这只手温暖、坚定。飞机稳定后,妮娜连忙放开对方的手,连声道歉。身旁的这个男人用笨拙又温柔的普通话跟妮娜说没关系,妮娜看到身旁的这个男人带着眼镜,干净的脸庞,温文尔雅,正看着自己微笑着。
尴尬之间,他递过来一盒巧克力,说道“吃点这个就好。我一直都有吃。”妮娜看到盒子上面的LOGO是一只兔子的侧面头像,她取了一颗,放入口中,纯可可脂的口感,细腻柔软,入口即化。她顿时觉得心里安定了许多,同时又好奇身旁坐着的是怎样一个男人,如此体贴温柔,细致入微。



妮娜太累了,在不知不觉中睡去。醒来后发现身上多了一件男士外套,身旁还放着一盒有着精致插画的巧克力,上面那只可爱的兔子正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模样,下方写着“Liefland”。这时妮娜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感觉一阵暖流袭来,抵达灵魂的深处。
妮娜下飞机后,匆忙地在飞机场寻找着,她希望能找到那个萍水相逢的人,她心想,跟他道一句感谢也好啊。可是一切总是事与愿违。妮娜回到上海,处理完家里的事情后,她时常想起那次飞机上的邂逅,她将那件外套挂在自己的卧房,每天都能看到它,而那盒精致的巧克力再也舍不得拆开吃掉。
妮娜发疯似的搜寻关于他的一切线索,虽然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在网上查到Liefland莉夫兰巧克力店只有一家,位于上海周浦绿地缤纷广场,这是一家很别致的巧克力店铺,创始人是比利时籍华人。于是,她每个周末都会来到这家巧克力店,一坐就是一整天。
就在这时,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上海的冬天又湿又冷,树上的叶子好像前些天还是绿黄绿黄的,寒意来袭,经过几场小雨和凛冽的寒风,然后就只看到光秃秃的枝桠直指着天空。妮娜拿起身后的外套,推门而出,留下身后这满屋子的温暖和浓浓的巧克力香甜气息。



后来她整天都在店里待着,她看工艺师怎样做各种造型的巧克力,看专业的插画师一笔一笔在巧克力上画上精美的插画图,她发现这家店的巧克力原料都来自比利时进口,所有的这些都让妮娜爱上了Liefland莉夫兰。等不到那个他,她决定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于是她决定在徐汇日月光再开一家Liefland莉夫兰巧克力店,她会一直在店里等待着。
或许,“求之不得”的爱才最让人回味。最好的爱是朱砂烙印在心口的那一点红,很多人的爱最终却变成蚊子血般平庸。妮娜在等待着那求之不得的爱情,最终化身为爱情的摆渡者,每一个灵魂摆渡者的心里都有一道爱情的伤口,或者,正中着爱情的慢性毒。摆渡者要感同身受才能摆渡别人,只有尝过个中的苦,才知道这苦到底有多苦,这甜到底有多甜,就像Liefland莉夫兰巧克力的味道。
Liefland莉夫兰巧克力——爱情的摆渡者,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上岸,找到属于自己的终身伴侣,Liefland莉夫兰,分享爱~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